Super Zero SERO
$0.0839 1.56%
隐私保护平台,采用零知识证明
SERO 2.0(春晓之巨龙)共识机制(下)
牛币圈

最后一部分,我们一起探讨,为什么SERO2.0共识(春晓)主要需要对前面提到的这方面作出优化。


生态智能合约(DAPP)账户中的Token将可以参与到PoS挖矿

如今,大部分的PoS挖矿机制沦为持币生息的代名词,但这完全讲不通,PoS机制更像是股权投票机制,你作为股东,所以你有义务参与决策,在你的治理参与过程中公司估值上升,股权价值提升,你本身持有的股权就已经确保了你的资产升值,为什么还要把增发出来的部分再奖励原有的股东呢?


相比之下,矿工则不同,矿工的生产成本是矿机和电费,他们更像员工而非股东,所以将Token作为矿工奖励是合理的。


我们在加入PoS机制之前就已经看到了这个问题,但遗憾的是直到近期才有能力在底层将这块逻辑补全。如果没有DAPP,那么所有的公链生态价值都是伪命题,因此关注的焦点应该在于DAPP本身。事实上,我们要强调和激发每个Token在投资和支付以外的实用价值,而判断一个Token是否发挥了其实用价值,最好且最简单的标准,就在于这个Token是在普通账户里,还是在合约账户里。


我们知道,当一个Token在合约账户中,合约创建或管理者,并非是这个Token的持有人,真正的持有人另有其人,他将这个Token转入合约是出于某种不得不的实际需求,假如PoS矿池容器是一个合约,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我们可以举一个更普遍的例子,如果有一个DAPP,是一个去中心化的拍卖软件,要求所有参与拍卖的人,需要质押一部分的Token到合约中,才具备参与拍卖的资格,或作为一种资产担保措施,那么这个拍卖的DAPP中所质押的Token持有人,实际上只是合约的用户,而非这个生态的创建者。


那么我们来看一下,合约中的Token参与PoS挖矿,使这个生态的构建者获得了利用合约中存储的Token获得激励的可能,这完全是合理的,在上例中,这个合约构建者构建了一个去中心化拍卖场景,因此,创造了Token的一种实用价值,在他的生态中,给Token带来了新的市场需求,也对整个公链生态做出了贡献,为什么他不能利用他的生态中流动的Token,获得自己的激励呢?(当然他也可以用其中一部分的激励,去奖励他这个小生态的用户)


为了实现这一点(合约中的Token可以参与挖矿,并由合约构建者在构建时创建其中的PoS规则),我们需要在底层共识中作出优化,使智能合约开发时,可以设定一些机制来约定,合约账户中的Token将如何参与PoS,包括选择的StakingNode、参与的占比和上下限等等,这些机制作为合约代码的一部分,所有的合约参与者都会事先知晓。


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合约账户参与PoS是对现有PoS共识的一种巨大改革,也极大限度鼓励了DAPP生态的落地,鼓励更多人脑洞大开,参与到生态合约的构建中,从而创造出更多的Token实用价值。



基于市场供需和未来区块链生态的数据分析,调整SERO未来产出,避免过大的通货膨胀,影响经济的平稳


在SERO公链生态中,已经有数百个Token和DAPP被开发,其中有一些呈现出很好的发展态势,同时也可以看到一些潜在的、对Token赋予更多实用价值的发展方向,和最初的预测相比,在当下我们可以对未来乃至更长的一段时间,生态对SERO的Token的需求作出更准确的测算,从而有效通过调剂未来的供给量,从而对生态发展作出更有利的选择。


这里主要会考虑到的因素会包括:SERO的实用价值背后对应的市场需求、当前的市场流通价值、潜在的供需关系趋势、产量改变后对现有的激励与网络安全性的关系等等。


关于这些因素的分析,我们会在另一篇论文中探讨。


SERO的Token将在生态中显现出更多的工具属性



我们可以从这个图中先看一下SERO的生态DAPP和底层公链之间,当需要用到一些更强大的网络服务时,是怎么交互的。


我们可以看到,SERO公链将会提供更多的网络底层的服务机制,使DAPP具备更强大的功能,包括更大的存储空间、网络计算能力、快速的交易验证通道、预言机以及实现跨链的功能等等,其中大部分都会通过特殊节点的方式来实现,事实上之前的StakingNode也可以算作其中的一类特殊节点,因此很容易类比,当这些节点需要提供这些网络服务时,网络需要它们质押一些Token来保证未来服务的可靠性,当服务出现故障时,也会有相应的惩罚机制,同样,它们也可以要求在使用这些网络服务时,DAPP需要向节点支付Token。


使各个生态的繁荣度-锁定的SERO-获得的Staking收益(产量)是透明可见的


这些优化内容,最终的目的只有两点,首先是为了实现Token更多的实用价值,乃至资产价值(譬如StableCoin生态中的的资产背书),其次是为了使整个SERO公链生态中,对于Token的需求和供给,有很好的平衡作用。


因此为了对宏观生态或局部单一生态集群,能够提供更好的治理服务,我们会花出一部分精力,构建一些与生态Token供给关系治理相关的合约,来实时监控和分析SERO生态中,Token的使用、产出和流通的情况,从而帮助DAPP和更全局的治理者获得更多的决策需要的信息。


升级计划

我们计划分3个阶段完成这个共识最终的进化:

第一阶段(2020.2):使SERO当前的产量保持和生态发展的需求相符;

第二阶段(2020.3):合约生态锁定的SERO将可以参与Staking;

第三阶段(2020.8):增加网络服务的功能、并使合约的一些对网络服务的使用包括提供将会明确要求对Token产生消耗和质押的需求,以确保这些功能在提供和使用两端,有健康的服务和回馈的价值流动。


2020年02月20日 09:34图文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