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IO:基于区块链激励系统的分布式存储和分发平台
牛币圈

PPIO是一个分布式的数据存储和分发平台,基于区块链激励系统,利用闲置网络资源共享降低成本。创始团队来自PPLive/PPTV。

PPIO前期计划采用DPOS共识,后期会切换到VRF+BFT。目前处于测试网阶段,官网已列出PPIO SDK、CLI和Demo DApp的下载。主网上线时间还未发布。


PPIO创始人Wayne Wong 《30亿卖掉第一家公司,我“仍不满足”》原文:


我的PPLive/PPTV的创业经历


我是一个追求技术和极客精神的人,我一直想做改变世界的事。


2004年,当我还在上大学的时候,突然有一天,姚欣找到了我,说:我们校园互联网没有办法流畅地看NBA篮球比赛,我们能不能一起做一个用P2P传输技术的视频直播软件。这个想法类似于当时流行的BitTorrent下载软件。我一看这个想法不仅能解决我自己看球的需求,最重要的一点是我抵挡不住技术挑战的诱惑,于是我很快答应了姚欣。


就这样,我们一起创业了,开发的软件就是后来风靡全中国乃至全世界的PPLive,后来改名为PPTV。姚欣成为PPTV的创始人和CEO,我成为PPTV的首席架构师,开始将重心放在P2P传输技术上。


PPLive最开始做的事情是P2P直播。什么是P2P直播?就是在观看P2P实时直播的时候,下载数据的同时,也向其他需要数据的用户立即上传数据,简单地说,就是我为人人,人人为我。


一开始,我带领团队做P2P的直播,由于直播的特点是很多人会共用同样的数据,所以我们在同时观看人数最多的时候做到超过99.9%的带宽节约比。只需要10Mb的发布带宽就能支持千万级的用户同时观看,而且在这种情况,我们还能做到非常优异的QoS:启动时长平均1.2s;平均每30分钟卡顿1.6s;全网最多延迟90s。


P2P的直播做好之后,因为点播的需求越来越大,我们又开始做P2P点播。P2P点播和P2P直播不同,点播是需要用到硬盘存储和内存缓存,难度大于直播。另外,点播是有热门内容和冷门内容的区别,冷门内容的效果不如热门内容,但是即便如此,我们的点播也做到了非常优异的Qos:90%的带宽节约比;启动时长平均1.5s;平均每30分钟卡顿2.2s;平均拖动响应时间 0.9s。


后来,我带领团队把P2P内核移植到了嵌入式系统中,我们对P2P传输协议做了裁剪,性能方面做了大量的优化,嵌入式硬盘读写不用于普通机械硬盘,因此我们做了大量的保护措施,使得P2P内核能够运行在嵌入式设备中。紧接着,我们推出了支持P2P的iOS客户端、Android手机客户端以及Android机顶盒客户端。


后来,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所有人都能够很轻松地生产视频,用户生产视频内容的热情也快速增长起来。我带领团队开始做云播的服务,给每个用户一定的免费空间,用户可以自由上传、下载和分享视频内容,其实这有点类似网络硬盘Google Drive。云播的难度和点播类似,但是云播的内容远远多于点播,内容头部效应更加明显,大量的内容存于尾部,我们为此做了不少的优化工作。


2013年,PPTV公司以4.2亿美金的价格,卖给了中国上市公司——苏宁云商。一年之后,我结束做了10年的视频和P2P技术,开始追求更大的梦想,走上了新的创业之路。


我在“极豆汽车”的创业经历



经过PPTV创业成功之后,我一直在追求新技术和极客精神,所以没有再选择视频和P2P领域,而是投身智能硬件和人工智能领域。2014年,我和Cloud一起创立了极豆汽车,一辆充分使用AI技术并联网的汽车。这4年,我在极豆汽车担任CTO,深度积累了智能硬件、嵌入式软件以及人工智能、机器学习的技术经验。


汽车行业是个非常封闭的行业,我们做任何一件事都需要很长的商务谈判周期,并且产品研发周期受限于汽车的迭代周期,在这样的to B的环境下,我不能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去进行创新。虽然极豆在汽车领域发展得非常不错,也拿下了众多国际知名车厂,但我为了追求更大梦想,为了能够改变世界,我还是离开了极豆。


我想到了共享存储



我当时在极豆汽车,接触最多的就是人工智能,每天要做大量的神经网络训练,也和很多AI公司建立了合作和交流。当时我注意到:要做神经网络训练需要高端的NVIDIA GPU显卡,这样的显卡非常昂贵,并且大部分时间里都是闲置的。那么有没有机会建立一个共享GPU显卡平台,这样鼓励大家把闲置的GPU资源出租出来。当我需要的时候,就付费使用别人的闲置GPU资源来计算;当其他人需要的时候,就用我的闲置GPU资源来计算;这样对创业公司来说,就不需要一次性购买那么多的GPU,成本会降低,而用得少的公司说不定还能赚钱。


于是我把共享GPU显卡平台这个想法,做了一个简单的MVP,让几个合作的AI公司使用了这个MVP,但是发现他们都不使用。我具体了解情况后,才知道:AI初创公司虽然喜欢价格更低的共享GPU云计算,但是相较于价格,他们更在意数据的安全性。AI公司的数据采集,往往需要很大的成本才能采集到足够的数据,而把这些数据放在共享的机器上,他们担心被竞争对手偷取 。


更重要的是,神经网络没有很好的办法拆分到多台机器计算,即使对数据加密,数据在进入神经网络前也必须解密,很容易被盗取。技术上看,目前没有很好的办法分散化神经网络模型,也没有很好的办法将密文数据直接送入神经网络计算。还有一些其他种种原因,最后我放弃了这个想法。


这个时候,我突然想到P2P存储,我曾经做了10年的P2P视频。如果不做GPU的共享,而是做硬盘和带宽的共享,是不是一切都可行了?再仔细一想,现在进入了物联网时代,大量家庭都有闲置的PC机,大量的家庭按月购买了带宽但是没有用满,大量的物联网设备将具有存储的能力。如果能把这些海量闲置的资源充分利用起来,这对人类社会来说将是个伟大的事业。


更重要的是,之前在PPTV做的是用户自愿且无任何激励的分享内容,而现在要做的是有激励的鼓励共享。也就是有些用户使用服务支付费用,而有些用户提供服务获得收入,从而建立起一个共享存储网络,就像Uber和Airbnb——乘客和租户使用服务支付费用,司机和房主提供服务获得收入。


于是我仔细思考了这个共享存储的想法,能解决的几个问题分别是:


1.成本更低。因为从成本结构看,这是提供方的闲置资源再利用。

2.速度更快。P2P能加快传输速度,PPTV的成功就是最好的证明。而共享存储后,因为网上到处都是存储节点,数据都存放在最近的存储节点上,所以也能做到速度最快。


3.分散存储,其实更隐私。因为大公司不一定能保证隐私,几乎所有大公司都发生过数据泄露事件。现在的大公司都非常依赖于大数据,可能把用户数据用来做AI训练。而去中心化存储则是先将数据通过用户的密钥和开发者密钥双重加密后,再切片成多个分段,不同的分段存放在不同的机器上。平台方自身也不存放数据,完全杜绝泄露的风险。只有用户自己的密钥才能打开数据,即使平台运营商也没有办法。另外对黑客来说,黑入一台机器没有用,要黑入很多机器才行,这不同于中心化存储,大大增加了黑客盗取数据的难度。


共享存储虽然能解决上面这些问题,但同时也带来了不少挑战:


1.共享节点的稳定性,怎么保证?有些节点一会上线,一会下线,就像之前PPTV的用户一样,怎么基于不稳定的节点做出稳定的产品,就是一项挑战,但这也是P2P本身就必须做好的事情。


2.共享节点的质量问题。比如有些节点的硬盘可能比较老了,很容易坏掉; 又比如有些节点的带宽质量可能很不好;又比如有些地方电不稳定,经常会停电。


3.不诚信节点的作弊问题。既然有收益,就会有人想办法作弊,这是人性的弱点,在所难免。

虽然这些问题都很难,但是对于做了10年国际级P2P项目的我来说,我相信这些问题最后都能很好地解决,因为大部分问题之前在PPTV的时候就已经遇到过了。


但如果只是共享存储,即使做到了上面几点,大家为什么相信你的收益分配是公正的?这就是区块链的价值了。


我和区块链


我和区块链的缘分,要从2010年开始,那一年我接触到了Bitcoin——一个P2P的货币系统。作为一个商业P2P从业者,我很快就通读了Bitcoin的代码:出块,块哈希,nonce,以及挖矿算法,这些专业名词很快就了解了。但是当时我只感受到了Bitcoin在技术上的伟大,在商业方面,我理解没有那么深刻。


后来,Ethereum诞生了,在我看来,Ethereum除了优化Bitcoin的出块性能和挖矿算法之外,最伟大的改进就是把Bitcoin只能执行简单的指令的OPCODE,变成了能执行复杂逻辑代码的虚拟机代码,并且能用solidity高级语言来编程。这样区块链就不仅能用于数字货币,还能编写各种各样的智能合约,在很多场景下发挥作用。


后来我又仔细研究了开源联盟链fabric(IBM开发的)的技术机制后,我终于看到了区块链本身的价值了。


区块链从技术角度看,本质上就是分布式且全同步的数据库,由于链分散在不同机器上,就需要有解决争议的办法,而共识算法就是用来解决争议的。从社会学角度看,区块链所具有的分散和共识能产生巨大的社会价值,这个价值体现在区块链能建立真正的信任。而公链的价值就是建立公信。


在共享存储的使用场景中,我认为把存储的文件直接存放在链上是错误的,区块链对于共享存储的作用,不是解决数据存储问题,而是解决信任问题,存放在链上的数据应该都是信任相关的数据,比如:用户资产、存储合约、证明信息、奖励和惩罚等。


我的思路渐渐清晰了


有了区块链,就能建立有效的第三方节点证明机制,通过共识来监督不诚信节点的作弊问题;有了区块链,共享分配的规则就不能说变就变,才有了公正透明。


有了公正透明,让大家可以放心的将资源投入到平台网络中。

有了公正透明,让大家愿意投资资金,建设可靠且有竞争力的大型服务中心来提供服务。

有了公正透明,就有真正透明的市场,来驱动大家为了激励寻找更优质、更便宜的资源,从而给用户提供更优质、更便宜的服务。

有了公正透明,我们能建立纯用计算机程序实现的经济模型。对于作恶的节点,一定要重罚,直到把抵押物罚到0;对于在线和服务不稳定的节点,一定要按量惩罚,没收一定的抵押物,从而激励服务方提供稳定的服务;对于偶尔故障的服务方,一定要警告性惩罚,从而激励服务方提供更稳定的硬件。通过有效的经济机制,只要服务方稳定了,那么整个平台服务也就稳定了,QoS也就有了保证。


所以我要做的事情就是:用区块链赋能共享存储网络;用激励来刺激共享;用区块链公链来保证激励的公正透明。

这个网络能带来的价值是:更便宜,更快速,更隐私。这个网络非常易于使用且对开发者友好,开发者可以使用各种计算机语言,在上面编写各种各样的应用程序。


因此我发起了PPIO项目


上次做PPTV的时候,是姚欣找到了我。这次,我主动找到了姚欣,告诉他我想要再次改变世界的想法。于是我和他再次发起了一件改变世界的大事,这就是PPIO。

PPIO——为开发者提供的去中心化存储与分发平台,能做到更高速,更廉价,更隐私。

PPIO的官网已经Launch,网址:https://pp.io,更多资料我们将逐步放出。


作者:Wayne Wong

WeChat:omnigeeker

2019年06月01日 14:58图文分享